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寒食帖用了苏轼的绝命诗是为什么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0-08

  苏轼与王安石虽私交甚好,但骨子里反对王安石的新法。所以平时在诗词中时有情绪流露。特别是在湖州任上,上书神宗,内有“愚不适时,难以追陪新进”及“老不生事,或能牧养小民”等,被新党抓住辫子,说苏轼是“愚弄朝廷,妄自尊大”,说他“衔怨怀怒”,“指斥乘舆”,“包藏祸心”。总而言之是指斥新政,对神宗不忠,所以罪该当斩。还从他的诗词中断章取义,罗织罪证,奏于上听,欲非置苏轼于死地不可。神宗在一片倒苏声中将苏轼付于御史台逮捕问罪,还牵连了数十人之多。于是“演出”了一场“乌台诗案”。

  因为御史台前种了不少柏树,树上栖满了乌鸦,所以老百姓把御史台叫做乌台。至于是否另有所指,典籍上没有记载。

  苏轼的儿子苏过是跟着父亲一起从湖州进京的,他的“任务”是要给苏轼送牢饭。(顺便说一句吧,养猪场现存生猪出栏后将立即关停,古时参军打仗也要自备马匹、盔甲、刀枪。如木兰诗中,木兰参军前“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。”坐牢的人是要有人送牢饭的。一切都要百姓“自力更生”。)苏轼在路上跟儿子约好,平时只送肉与蔬菜,万一形势紧张,就送鱼。

  苏轼入狱一个多月后,因粮尽,苏过设法筹粮,请一名在京的亲人代送牢饭。但忘记交待父子的约定,结果那天亲人送的是“酢鱼”。苏轼见后大吃一惊,猜想罪不能赦。写就两首绝命诗,交待后事,托狱卒交于弟弟苏辙。诗是这样写的:

  予以事系御史台狱,狱吏稍见侵,自度不能堪,死狱中,不得一别子由,故和二诗授狱卒梁成,以遗子由。

  苏轼与弟弟子由的情谊极深,至老不衰。苏轼著名的《水调歌头》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”,就是中秋怀子由而作的。这里的第一首就是写给弟弟苏辙的。诗一开始就高呼皇上圣明,皇上万岁。而自己是愚昧昏暗,自找死路。这明明是他的违心之说,因为他还在狱中呀。接着说不能寿终正寝而先走一步,可能是去偿还前世的孽债。只是留下的十口之家要连累你给支撑了。这里到处是青山,我死后就埋在此处罢。可怜留下你一人,年老时雨夜中只能独自伤神了。他们兄弟二人原约好老来致仕后对床而眠,享受悠闲的晚年。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。这句诗是用了典故的。唐代诗人韦应物有诗谓:“宁知风雨夜,复此对床眠。”最后苏轼说:愿“与君世世为兄弟,更结来生未了因”。这兄弟的手足深情与死别的痛苦伤悲,写得入木三分,感人至深,成了千古赞颂的名句。

  第二首是写给妻子的。他的妻子是王弗(即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的原配)死后续弦的,名叫王闰之。与苏轼生有二子,两人感情极好。苏轼一开头就写了监狱里的凄惨氛围,这里柏台即御史台,琅珰即是脚镣。颌联“梦绕云山心似鹿,魂飞汤火命如鸡”,形象地写出自已惴惴不安的心情,说自已是随时可以捉来宰杀的鸡鸭。颈联是表达自已对妻子儿女的思念。犀角借代儿子,为什么的原因可以写上几百个字,这里就不说了。牛衣对泣是个典故,也是个成语。在这里是含有与妻子诀别的意思。诗的最后两句是说我死后就葬在浙江西吧。关于为什么选在浙江西呢?事后苏轼有自注说“狱中闻杭湖间民为余作解厄道场者累月,故有此句”。他曾在杭州、湖州做过通判或刺史,有德于当地人民,所以人民爱戴他。在他坐牢期间,为他作解厄道场月余,给他精神上极大的安慰。

  总之,这两首绝命诗,出自肺腑,直抒胸臆,毫无雕琢之迹。真情真意,真正感人至深。

  乌台诗案震惊朝廷内外,救援之事也搞得轰轰烈烈。与苏轼政见相同的元老吴充、范镇等上书营救,甚至连皇太后曹氏也出面干预此事,要神宗释放苏轼。更奇怪的是,退休在家的改革派头头王安石也上书神宗替苏轼说话,他说“安有圣世杀才士乎?”弟弟苏辙连连上表,以解官替哥赎罪。在多方面的压力下,神宗终于在苏轼入狱后的笫103天将他从轻发落而释放。降为黄州团练副史,无晌可领,受人监视,且不得签署公文(即不能上奏朝廷)。

  于是苏轼带领全家奔赴黄州(今湖北黄冈),仅靠友人送他的一块处于东面的坡地,耕种为生。从此苏轼自称“东坡居士”。

  《寒食帖》又名《黄州寒食诗帖》或《黄州寒食帖》。是苏轼撰诗并书,墨迹素笺本,横34.2厘米,纵18.9厘米,行书十七行,129字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,那时苏轼因宋朝最大的文字狱,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作了二首五言诗:自我来黄州,已过三寒食。年年欲惜春,春去不容惜。今年又苦雨,两月秋萧瑟。卧闻海棠花,泥污燕支雪。暗中偷负去,夜半真有力,何殊病少年,病起头已白。;春江欲入户,雨势来不已。小屋如渔舟,蒙蒙水云里。空庖煮寒菜,破灶烧湿苇。那知是寒食,但见乌衔纸。君门深九重,坟墓在万里。也拟哭途穷,死灰吹不起。

  此帖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。这是一首遣兴的诗作,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 人生之叹。诗写得苍凉多情,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孤独的心情。此诗的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和境况下,有感 而出的。通篇书法起伏跌宕,光彩照人,气势奔放,而无荒率之笔。《寒食诗帖》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, 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,也是苏轼书法作品中的上乘。正如黄庭坚在此诗后所跋:此书兼颜鲁公,杨少师, 李西台笔意,试使东坡复为之,未必及此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adbruise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大富翁高手坛| 抓码王| 4216曾半仙| 管家婆中特网| 搜码网| 香港挂牌| 最新跑狗图| 杀肖高手论坛| 开奖结果| 白小姐特码网| 金码会| 白姐玄机| 状元红高手云坛| 三肖必中特| 神算王中王|